Dillon Brooks受任于败军之际,于危难之间準备崛起

2020-06-06 浏览量: 985

问问Dillon Brooks他是否记得新秀赛季某个被NBA给了个「下马威」的特别时刻,你会得到一个很诚实的回答。

Dillon Brooks受任于败军之际,于危难之间準备崛起

「那好像是赛季开始一个月后,我们去克里夫兰打客场,我认为我在防守LeBron James这件事上做的不错,」Brooks还记得,」然后在半场结束时,我抬头向上看,你知道记分板上那些球员的数据统计吧?他好像在上半场就已经得了15分,8个助攻和10个篮板了。」

Brooks是在7月通过电话说这些事的,而那已经过去了足够多的时间,他也得以对在上半场一睹詹皇相当典型的表现这件事一笑置之。但还不仅仅只有如此,他回忆起另一场赛季早期的客战,他在进攻端手感冰凉,于是暗自想,好吧,看来今天我会在防守端有不错的发挥。那晚他主防CJ McCollum,后者最终得到了36分。

「这种时候你就会明白,」他说,「即便你觉得你防的很出色了,但这些家伙可是巨星啊。」

值得一提的是,至少从个人角度来说,在上赛季这种艰难的时刻对Brooks而言只是个例而并非常态。他在2017年NBA选秀总第45顺位被选中,在这样一个二轮中段的位置几乎没什幺人寄希望于他能有所建树。但这位来自俄勒冈大学,身高6尺6,体重220磅,同时也是2017年太平洋大十二联盟最佳球员的侧翼新秀最大限度地利用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机会,使他自己在强人林立之中成为最高效的新秀之一。上赛季对于曼菲斯的任何人而言都没有太多乐趣,但如果说有什幺人从灰熊艰难的一年中获益,那就是这位崭露头角的加拿大人。

Dillon Brooks受任于败军之际,于危难之间準备崛起

简明扼要地介绍一下:由火箭选中后(他在一堆你已经忘了名字的球员之后被选走),Brooks在选秀夜的交易中被送往曼菲斯,他在夏天进行了充足的训练,来争取轮换中的一席之地。在开幕战之夜他证明了自己。在这场对上纽奥良鹈鹕的比赛中他替补出场,在29分钟内砍下19分——对任何一位新秀而言这都是一场惊豔的首秀,更何况他在几个月前还不确定自己能否进入轮换。

曼菲斯赢下了赛季的前三场比赛,击败了鹈鹕,勇士和火箭,Brooks作为替补在其中的每一场比赛都起到了关键作用。对于球队和球员双方而言,这看上去可能会是很棒的一年,而赛季伊始的几场比赛也充满着希望。但他们都没能料到之后伤病潮将带给球队的迎头痛击。

其中较大的是球队核心控卫Mike Conley的伤病,这使得Tyreke Evans不得不出任一号位,并最终使Brooks得到了位置。而Chandler Parsons,Wayne Selden的伤病,甚至Evans最后也受伤了的情况,让Brooks从板凳席上一个不错的选择,到最终成为了一支只能尽力争胜的球队中至关重要的一员。然而他们大多数时候还是遭遇着失败,两次吞下两位数场次的连败,并最后得到22胜60负的惨淡战绩。但Brooks自始至终都是球队的一个闪光点,他打满了82场比赛——上赛季联盟中唯一一名做到这点的新秀——并先发了74场,他场均11分3篮板的数据并不起眼,但考虑到他的在场上的职责基本上还包括了防守对手最好的侧翼球员,无论如何他都称得上是打出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新秀赛季。

Brooks承认如果他说自己料到了这一切,他就是在说谎。

「我认为对我来说一切应该会来得稍微慢一点,我猜。」他说,「在赛季初,我们拥有联盟中最好的板凳深度之一,我明白我没被下放到发展联盟就已经算是运气好了。但随后伤病接踵而至,而且特别是在一个球队不断输球的赛季,作为一名新秀,你不想失去这个展现你全部能力的机会。我听我教练说了很多——你得不到很多机会,你可能只会得到一次机会。」

如果你想越过数据看到Brooks的决心的实际证明,灰熊的教练团成员也许能告诉你,事实上他们不得不告诉他不要在比赛中那幺拼——至少是在这个赛季。

「我尽力每天都到训练馆练习,但教练们告诉我放轻鬆——你知道的,不用每天去练习,这是个漫长的赛季,放轻鬆,一步步来」Brooks说,「但这不符合我的天性,我有自己的目标。」

他已经达成了这些目标的其中一个了,他证明了自己可以成为一名堪用的NBA先发球员。当然,Brooks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确保他的地位,他的跳投还有提高空间,需要提高到更出色的水準。但也许他上赛季最大的成就还是成为了一个队友可以指望得上的人。「我感觉这对于一名新秀来说是最重要的事,」他说,「我受任于败军之际,并得以留下我的印迹。」

另一个目标无疑有更多的个人因素:在未来可期又年轻的加拿大国家队成为关键球员之一。队内有Kelly Olynyk,Cory Joseph这些老将以及有巨星潜力的杜克大一新生R.J. Barrett,Brooks知道加拿大队在明年夏天的FIBA世界盃上可以打出点名堂。最重要的是,这位安大略米西索加本地人对这个代表祖国的机会心怀感激——而几年前,他告诉自己他对这个机会毫无兴趣。

「你知道,大概是在13或14岁的时候我曾为省队效力,然后我被裁了。然后我告诉自己,这都是政治的事,你打得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好多了,我再也不会为加拿大国家队打球了,」Brooks解释说。过了几年一位国家队教练接近了Brooks,并请他重新考虑。」从那时起,我明白最终我被赐予了重回加拿大国家队的机会。我感觉亏欠了加拿大国家队——每年在队中的时候我都只想证明自己。

帮助球队取得挺进今年秋天世界盃次轮的资格后,Brooks说即便不确定Andrew Wiggins是否出战,他觉得他们的潜力也比加拿大国家电视塔还要高。「如果我们打得像一个有凝聚力的整体,」他说,「我们当然可以在明年夏天的世界盃上打出名堂。」

Brooks今夏的国际经验并不仅限于加拿大国家队的资格赛。在七月,Brooks受队友Marc Gasol的邀请赴西班牙参加他和他哥哥举办的夏季慈善赛。Brooks砍下全队最高的26分带领「Marc朋友队」战胜阵中有Ricky Rubio和Jimmy Butler的「Pau朋友队」。「这真的很有趣,」Brooks说,「我看到了不同角度下的西班牙,并享用了几顿美餐——我喜欢他们的名菜,虽然我念不出它的名字。」说到西班牙的肉菜饭,Brooks补充到,「我们并没有在任何一顿饭里吃到这种肉菜饭,所以Marc给我的感觉是,当我们回到曼菲斯我会做给你吃的。」

Dillon Brooks受任于败军之际,于危难之间準备崛起

意想不到的NBA先发位置,自己祖国的国家队中的关键角色,甚至是自制手工肉菜饭的承诺——Brooks成为NBA球员的第一年几乎事事如意。当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球队没能取得成功。在这一点上,他饶有兴趣地观察着Jordan Bell,后者是他在俄勒冈大学的前队友,去年夏天在他之前七个顺位被选中。Bell在选秀之夜的交易更为幸运,他从公牛被交易到勇士——并最终在季后赛的关键时刻上场,在球队冲击两连冠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

自然而然地,Brooks仍是他的朋友兼俄勒冈大学前队友的崇拜者。「我看了他的每一场比赛,」他说,「Jordan Bell身上令我印象深刻的一点是,他不得不在很多比赛中作壁上观,但他总是做好準备,然后在季后赛和总冠军赛中,他获得了很多上场时间,防守最好的球员。」

看到你的一个朋友作为新秀在一支历史级别的强队中拿到戒指,而你不得不忍受一个一直在输球的赛季,这并不是一件轻鬆的事。Brooks不否认他有点嫉妒。但这也是一种动力:「这只不过是我的竞争天性,但当我看其他任何新秀打球的时候,我感觉我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打得更好。」

他现在的目标是确保他在下一年能更进一步。他想要成为Mike和Marc之后灰熊的第三得分点,提高三分命中率,加强控球技术,以及在保持防守强度的同时不被投篮假动作骗过。「我上赛季被骗过太多次了。」他说着,叹了口气。

但他唯一不用再做的是证明他的归属。这一任务已经完成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