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阅读】柯文哲不但 YouTube 点阅作假,还 DDoS 自己的募资网站?

2020-06-12 浏览量: 994

【冷阅读】柯文哲不但 YouTube 点阅作假,还 DDoS 自己的募资网站?

2018 年 7 月 25 日,台北市长候选人柯文哲的竞选团队开放募资平台,结果造成万人抢着捐款的局面,网站不但流量过大造成当机,甚至社群网站也一堆人抱怨没办法捐款。如果以台湾网路史的状况来看,搞不好可以跟抢五月天门票、小米饥饿行销、过年抢火车票等三大活动比拟。

最后网站 9 小时就达到募资目标,并在开站 12 小时后停止募资,最后柯文哲竞选团队公布募资数字:总共募资 22,317 笔,已付款总金额超过 3,700 万元,这些数字还没有算入超商与 ATM 付款,但已远远超过原始设定的 1,310 万元募资目标。

电视政治人物与网路政治人物

这件事情,可说是狠狠打了那些还在经营传统族群的电视政治人物耳光。

什幺叫做电视政治人物?有办粉丝团、贴个新闻骂一骂、拍几张照片在干嘛,不等于你有进入网路时代,什幺叫进入网路的政治人物?是你要了解不会被所有人喜欢,有些人喜欢你发文跟做的事情,而有些人会来痛骂你,你做的事情不会经过剪辑被操控、只要有过痕迹就会被人记录下来,这就是「网路」。

很多人还是用电视时代思维看待网路世界,什幺是电视时代思维?就是躲起来,并寻找同一群人取暖,有反对的言论就辱骂他们、不然就是封锁删除眼不见为净,这种模式不就跟电视节目没什幺差别?

YouTube 真的可以作弊吗?

电视政治人物跟网路政治人物的差别,从「一日幕僚影片事件」来看就非常清楚,YouTube 有没有可能买作弊流量?其实做得到,但在演算法的限制下,要作弊 YouTube 影片的难度很高,先决条件是你必须要有许多同区域 IP,才有办法靠程式做到乾乾净净的「作弊」流量(当然还有其他很多準备,在此就不赘述),由于 YouTube 影片中需要穿插广告,Google 自然会在这个地方花大把心思阻止作弊流量产生。

但电视政治人物不会详细了解之中差异,他们只看到影片这幺红,就上网 Google 一下看到可从印度、中南美洲买到假的阅读流量(还很便宜),就认定柯文哲的「一日幕僚影片」一定有作弊,这种逻辑就跟「因为你可以偷东西,所以你有偷东西」有异曲同工之妙;且这种说法听起来像是「Google 的研发团队都很笨,YouTube 随便就可以作弊」,但我想真正理解网路生态的正常人,都不会轻易质疑 Google 那些拥有一堆可怕博士头衔的研发团队很笨。

这次募资活动之热烈,几乎可证明柯文哲的人气之高,已是一日幕僚影片如此受欢迎的原因,如果以数位行销的说法来看,就像柯文哲的 CPM(每 1 千次曝光的成本)、CPC (每个点击的花费)价格不但很低,重点是他还有很高的 ROI(投资报酬率),这种 ROI 是「电视政治人物」远远不及的。

当然,电视政治人物的 ROI 其实来自企业和有钱人,而不是年轻选民就是了。

从简单的数字看,越年轻的选民越网路化

下表是根据 Facebook 广告受众洞察报告的数字,对比同年龄层的台湾人口数做出的比例图,可以看出越年轻在 Facebook 的比例越高,许多人也分析柯文哲之所以能在网路拥有众多声量,许多政治人物喜欢把在网路攻击他们的人叫做网军,只有在网路安慰他们的才叫「选民」,基本上可看出这些政治人物在一个公开透明的平台下,不但越来越禁不起检视,而且也与年轻选民愈来越远。

【冷阅读】柯文哲不但 YouTube 点阅作假,还 DDoS 自己的募资网站?

但柯文哲的粉丝也不需要太高兴,毕竟无论是「一日幕僚」也好、现在募资也好,都不代表柯文哲本身的选战因有高人气而稳赢,政治主要是看所有投票族群,而不是单看网路影响──年纪越大接收的网路资讯越少,更何况无论看影片或募资都不限于台北市民才能做,所以柯文哲的选战之路是否就此顺遂?这还要打一个问号。

最后一个有趣的数字给各位参考。蔡英文的粉丝专页在 7 月 25 日凌晨为 219 万个讚与 215 万个追蹤,而柯文哲则是 186 万个讚与 187 万个追蹤数,这些数字代表什幺意义?或许大家可以想像一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